此生不多的年份

yanyan 2015-8-3 765

本帖最后由 yanyan 于 2015-9-28 13:54 编辑

我已经在网络,闲逛了好长的时间,我是否该离开了,毕竟这里同现实一样孤寂,敲出来的文字都没有温度,遥远的声音都只是客气寒暄。那些我该读的诗文,等我的琴缦和兼毫,都一一被我冷落在旁。都说我聪明有余,总是懒散,不愿用功。我也知道是自己不够坚定,无论对你又或它们。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只愿坐在摇椅,望向那白蓝色的天,内心只是想你,又或者想它们。你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但你可知如今已不是车马邮差都很慢的时代,所以一生也不可能只爱一人。向来饭菜于我只不过是咸淡之味,可自从遇上你我竟也能尝出些酸甜来,甚至连苦瓜都觉得苦了。我一人落落的煮茶,想着你是否有一天会饮我爱的金骏眉,想着你独饮凤凰的时候是否也会为我斟一杯。

你说你似乎梦见我,却又看不清我的样子,毕竟你都没有见过我。是啊,在这样的世界里,交付一颗真心,不知到底需要多少勇气。可我还是常说,我只是想有一个朋友,彼此可以相互喜欢,相互爱惜,这点算是奢望。去年我向外婆讨了她出嫁时的樟木箱子,前几天又向外公讨了家里最老的手工棕床,明年搬到我新的房间去。怀旧如我,东西都愿意是顶老顶老的物件,但如果给我重返十五岁,现在的一切我都会选新的。都是不容易的,是我过分天真,才屡屡受挫,但如果我的天真总有一天不是被辜负的结局,若有那么一天,我愿分我酿的酒,分我煮的茶,分我此生不多的年份,与你共享。

十五要来,你还记得我们说过共守婵娟吗?待深秋的时候,等你的狗长大了一点,等你的洞箫吹得全沧海,你说要去海边露营,这些恐怕不是今年你会做的事。道别的最后,你说希望收到陌生的号码承载熟悉的字句,希望某天能亲切唤我那阳光的名字,可是我没有回复你,我没有记下你的号码,所以我很难再找到你。但我想总有一天,我会到你的城市看看,走一走你说过的地方,也许会有足迹重叠的可能。 你我都是走心的人,却再难遇到了。有时候,可以谈笑风生并不代表可以相互交心,特别像我这样特立独行,总是感到抱歉不安,因为并不确定人家一定会接受阴暗世界里的我。我只有一次鼓起勇气,凌晨一通语音告诉你不要挂断直到天亮,现在我会很早和所有人说晚安,然后惯例失眠,再没有人,可以陪我到凌晨四点。

天亮了,车来车往,各安天涯的日夜,憔悴了谁的眉眼,你是醒着,更多是睡着了,你梦不见我,因为我还醒着。后来我睡着了,再次醒来已是正午,初秋的日头还是火热,汗渗出我的脖颈,安静的伴我睁眼。我睁开眼,一切都是不真实的样子,你和所有人都不存在,我所固执坚持的,它的名字叫执念,虚无缥缈,最后我什么也没获得。你说你一直在克制,而离了你的我此时也一直在克制,假装得很理性,假装得很随意,一旦卸下心防,怕的就是又一次逢场作戏,我只是个姑娘,存着坏心眼的善良姑娘。

房前屋后栽满花,未及门便有馨香迎我,曾经两个人的梦却只能各自实现了。明年将要搬进的房子里,最近几日在寻一些花种,蔷薇多刺幽兰只要少许,紫藤树生昙花又易消逝,符合气候条件又不合心水……适才想起姜花,品相最是纯朴,香气又沁人心脾,或者可以种姜花。斋号:溪云居,取自东坡居士《行香子·述怀》中“ 且陶陶,乐尽天真,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酿几缸梅子酒,藏几饼老茶,窗明几净……你,会来吗?

要怎么说,我不过也是寒暄问候,你自然也是随口附和。那些个显而易见,都不过是表面罢了。你看见他表现出来的幸福,你看见他所拥有的光彩,但你知道你抵不进他幽深的眸子里那股无奈的寂寥,聪明的人偶尔会想起,平常时又选择忘记。一切都只是一部分,所有人都会藏着另一个自己,可是我多想看见,你收起来的那个你,那些留给自己的话,而你告诉了我,你无法袒露的晶莹,我替你收着。说了那么多,不过是告诉另一个我,不过是期盼被你发现。我终于是不会再强求…

我还是忍不住上线,结果看见你前一晚发来邮件。信里告诉我你的梦想地,我是第一个入梦者。好些天过去直到刚刚,我才敢用电脑打开你的网站,还未完善的梦想地,里面现在就只有你我两个人,意外的发现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竟是那个属于彼此的称谓,我意外的想,在你心里,琉璃青花都还没有碎的吧,这到底是不是我想得太多。后来,我给你回信,聊一些平常,我说,如果可以,常写信吧,关于你的所有,我都想知道。

这几日与你通信频繁,有时只有一句话,有时又是一大段,但是我却很满足,因为我们都还在彼此的世界里,都还乐意着。今夜给你讲小王子的故事,你自是不知道我也希望成为那一朵玫瑰,无论我骄傲又虚荣,都有一个小王子给我浇水,抓虫,盖玻璃罩。我总是害怕自作多情,不敢多去揣测,甚至不敢再生变化。我想,我终有一日美丽动人,如若不然,我又怎么好意思出现在你的面前来。

"there is one thing i shall never feel like to hurt, it is ur heart! . this damn distance against us so strong that i must push myself enough hard. that might be the reason why sometimes i have no chioce but make u unhappy.i want to take ur hands but i cant, so i take care my mind, at least have it under controlled before it ruining everything.have a good sleep my girl, i own u~ "原谅我把这段话贴上来,我的注意力都停留在"I own u"上,就如同你从前说一句“我守你”。你很少解释什么,很少表达什么,只是与我相关的,你不是写含含蓄蓄的诗词就是写耐人寻味的英文,而我得自己去找答案。与你距离919.88公里,车程12个小时,如果有机会,让你见我笑颜如花的样子。

精神有点萎靡的时候,常想起席慕容的诗,都是很细碎的句子。例如:“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的时候……”“在一页页深蓝浅蓝的泪痕里,有着谁都不知道的语句……”往往在你面前我总是说错话,面对你十分淡定就只使得出两分半,想故作优雅往往被愚笨出卖……你不知,我总是懊悔、懊悔、懊悔。喜欢你的感觉就像十七岁那年闻到橙子的香气,自然而愉悦。你有很磁性温柔的嗓音,说英语时我总感觉是听着初中的课文听力。每个人活在现实里总有很多事要做,工作或者学习,竭尽全力的样子,原谅我什么都不想做,安静的陷在我一个人的喜欢里。

我很想做点什么,不再只是苍白的言语。这几年,性格渐渐趋于行动派,于是今天做了和我名字相同的东西,只是手拙,看起来像很糟糕的样子。关于礼物,我曾试过去香港找品牌的香水,广州大牌专柜里的钱包,也专门让人在鼓楼找世面少见的CD,这些只要有钱就可以买到的东西,看起来奢华又大气,也很吸睛。但很多时候,我发现所珍视的,都是手工的心意。于是我画过鹅卵石,绕过海玻璃片,缝过布制发夹,刻过木头锁……都是很简单的玩意,可是带着我的气息,专注还有温柔的样子,重要的,它们独一无二,有的寄往远方,有的送给同事或者同学。因为喜欢,所以就做了,因为感恩,所以就送了。玻璃,你会喜欢我的礼物吗?陶瓷的第一件陶瓷。

今天的我有点累,还有一种孤独。是感觉离你越来越远的孤独。你昨夜说“小陶瓷,哪天我变得足够厉害了,你就有可以不用顶着任何压力了。”我并不敢肯定,这是你许我的“promise”,当我向你确认时你却拒绝回答了。这样的感觉不好,有一点像不确定往前走,但这样,我的勇气会用光,我只好想,我并不重要。

今天早晨的时候,你第一次跑进我的梦里。一起说过的话,在梦里都成了真,稳稳的幸福,像是很真实的你的触感。

摔打到拉形,风干到火烧,如果泥土有知觉,那一定是非常疼痛的过程,只有熬过去才能收获赞叹的目光和怜惜的爱抚。第一次,将彼此的名字刻在一起,成为不可更改的样式,许一个永恒的诺言太过虚无和奢侈,可有谁相信,你就是我的愿望。等待让时间变得过分漫长,而距离则悄无声息成了障碍,但如果彼此是同样的心意,如果同有克服一切的勇气,我便不害怕久等,亦不畏惧路远,只要你一句肯定。

“我对你有感觉,你感觉不到吗?”只是这样一句很简单的话,他很平缓的说出来,说白了就是一点好感,可我却心跳加速,在他面前,总是变得很没出息。

昨夜我喝了酒,昏昏沉沉的睡着,凌晨四点半醒来,给他打电话,沉默六分钟挂断。他因为工作的事情很烦心,但是我没有办法帮他。我口口声声说喜欢他,却不能给他分担一点忧愁,我想我还不如缄默。不上线了,这回是真的不上了。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你收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件作品,这比我预想的快了一点,你要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你的星球里,我亲爱的小王子。
最新回复 (16)
  • 信仰 2015-8-6
    2

    我自小没受过什么熏陶,从来都是放养。
    突然某一天我顿悟了,六年级时候拿回家一张奖状,从此以后开启了光环模式。
    在此之前我所有的小学六年都是灰色的。
    没遇见表扬我的老师,甚至被罚扫地三天,那时候大概是死性不改,很任性的玩。
    直到遇见一个很好很好的老师,是他发掘了我的潜质,之后脱颖而出,之后开始有自己的思想。
    在那之前我从来都是被忽略的,没有表扬,没有鼓励,我就混人堆里一起无二的玩耍。
    现在回想起来,鼓励的力量,不可思议。
  • yanyan 2015-8-7
    3
    回复 2 楼 信仰 完全赞同,讲课像讲故事一样和不断不断的鼓励。
  • 信仰 2015-8-29
    4

    很久没有与人彻夜长聊的光景了。
    有时候是忙,有时候是没有心情。
    尽管,有时候人还是那个人,却也敏感的觉得大家都不再需要彼此。
    我没有怨恨过谁,也或许这才是大家的样子,都不想再过多敷衍。
    你的故事,既熟悉,又陌生。
    甚至,有些词句还戳中心声。
    也许,你比我大不了多少,姑且喊你声姐姐,还是要好好照顾和对待自己,那些怀念的人我们终究会忘记,时间会告诉我们这段数不清道不明的岁月里,我们失去的是什么,怀念的是什么。
  • yanyan 2015-8-31
    5
    回复 4 楼 信仰
    失眠了很久,在网上流连,有些人有些事有些物,终究是行云。谢谢你温暖的回复和关心,我感觉很暖。
  • 信仰 2015-9-2
    6

    重读你此生不多的年份。

    有些词句,有些桥段,莫名的相似,某个瞬间我竟以为是出自她的笔法。
    大概,她也是个喜欢附庸风雅的人,喜欢偶尔拽些我不懂的调调,诗句,歌词,有时候我还需要笨拙的百度查看。

    我个性敏感,不适合太深的感情,患得患失的个性在感情里诠释的淋漓尽致,这样不好。
    这里很好,没有其他地方那么迫切,希望大家都有美好时光。
  • yanyan 2015-9-2
    7
    本帖最后由 yanyan 于 2015-9-14 08:43 编辑

    回复 6 楼 信仰
    此生不多的年份,只是一些转瞬及逝的情绪,本来还有许多,或者辞藻修饰得更好,只是,选择清空了。
    腾讯的Q Q空间,微信朋友圈,所有的,都清空了,好友也精简得不能再简。
    我只是一个很情绪化的人,这样不好,真的不好。
    附庸风雅,我恐怕也有一点。
    这里,的确很慢,安静得很。
  • 信仰 2015-9-4
    8

    昨晚追剧有些晚,今儿还是按时起床。

    梦是个很神奇的存在。
    有时候在梦里人的意念都可以操控事情发展的走向和进程。

    既然过几天要回学校,那你更加要乘这几天多出去转转,我最早是4点钟起床,那时候天还是黑漆漆的样子,街灯也比喧闹的时候柔和些,卖蔬菜的阿姨们已经早早站好位置把路口围得水泄不通,这个路口东边正对小区正门,之前我大多都是白天走这条路,那时候这里没有一个挡道的小摊,偶尔早些时候会见到被城市执法禁止的人们,大多时候白天都是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残菜的垃圾。所以,若不是那次赶早我还不知在那条我整天来来回回的路上还有这样的光景。

    同样还有维护环境的清洁工,她们都起好早好早,在我的认知里所谓清洁工大概都是白天穿梭在各个道路上慢慢悠悠的叔叔阿姨们,当时阿姨在非机动车道上扫落叶,看到我过来还主动停下来,细小的举动从来都让人很暖心。

    我也于夜色里回来,看到过被城管追逐的小贩。
    也曾为了不等信号灯而见绿灯就转而过到陌生的地方,夜色里,似乎我很得意自己暂时的迷路。
    也到过残破的小巷我问我爹怎么还会有这样破旧的地方,他告诉我说每一个城市里都有这样的地方。多得是,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那时的我比较诧异,现在想来自己当时还是弱弱的,大惊小怪而已。
    每个繁华的深处都是一天天平凡之路。
    譬如昨天,我还磨磨唧唧的走到常走的几条路的尽头,有些是还在修路,有些是到了能和我记忆力某些地方相连的地方。

    说的大多都比较琐碎,大概我就是这个调调的人。

    还有,我时常会经过一条道,天还未亮,有两个老人临坐在街灯下说些什么,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她们。
    还有四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婆,精神矍铄的样子,她们会于六点左右的样子和我在同一条道上的同一个位置迎面而来。

    每次见到上了年纪的老人都会特别关心和留意,因为我家也有一个我超级超级喜欢的老婆婆。

    说的我都困了,已无力再回去看写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过几天等你回学校后步入正常的轨道之后,要每天都开心哦。
    感觉自己萌萌哒。(被赵感染了)

  • 信仰 2015-9-4
    9

    入秋以来有些嗜睡总是困困的调调。

    今儿迷迷糊糊的絮叨这么多实在是不忍直视。
    这么清醒的时候滚肥来看看写了这么多。
    一把辛酸泪。
    下了一整天的雨,果然不能一个人待着碎碎念。

    这是老人家才有的节奏啊。
    需要修整修整,实在是困困的。

    往事随风,一切不言。
  • yanyan 2015-9-5
    10
    回复 9 楼 信仰
    小骨的确也是我很喜欢的演员,向来很少看电视,能记住的明星不多,林心如是一个,好多年也只有这一个,娱乐圈的八卦从不关注,相比较还不如博物馆一块玉玦来得有吸引力。
    也曾独自到过几个城市旅行,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博物馆里。住在四季分明的城市,有常年到此游山玩水的游客,我却只是去过公园一次,看了看那九曲流觞作罢。
    能让我真正喜欢的东西不多,大部分只是浅尝,所以生活经验很少,常识懂得不多。
    你的碎碎念于我是很温馨的语调,有一种抚平疲倦的功效。很多文字都是在一种迷糊的状态下产生,平常的琐事因此变得很美,太清醒了文字变得生硬,倒真真是方方块块了。
    此时坐在车上,含了一颗橘子糖。
  • yanyan 2015-9-10
    11
    本帖最后由 yanyan 于 2015-9-14 08:44 编辑

    回复 8 楼 信仰[/
    时间好像很紧迫,早上都不忍赖床,昨天确定论文就写小王子好了,试论小王子的伤感情怀。
  • 信仰 2015-9-11
    12

    等你写好了,希望可以有幸瞄一瞄。
  • yanyan 2015-10-5
    13
    回复 12 楼 信仰
    字要一笔一画慢慢写才会好看,所有的急于求成都会变成失败,还是喜欢安静不说话的自己,不期待不失落还不动声色,坚定着一步接一步。
    雨一直在下…
  • yanyan 2020-6-11
    14
    夜里,无眠,心里的话不能说,有些情绪在掩埋。
  • yanyan 2021-8-26
    15
    记得那时候,你的日子比较清贫,我随你在巷子里兜兜转转,等你用一把小钥匙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客厅有一张薄木沙发,房间里是一张旧床和一方木桌,厨房就是挤在过道里的单口煤气灶。古人说,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接着我知道了这小小的陋室雅号步烟。许是你的坦然,许是我的简单,回想起当时的心情竟没有参杂一丝世俗的考量。
    你招呼我坐下,为我端来一碗绵稠的白粥,我欣然接受,味道很好。后来过了很长时间我再见你,你再煮粥,我才知道绵稠是因为一直不停搅拌,我笑说:可以煮不稠的粥,一颗颗米的那种;而你反驳我:那不是粥,是稀饭。
    我知你不会西式的浪漫,也不为此抱有想法却未知你竟准备了玫瑰,藏在某个画卷盒子里让我去寻找,看你笨拙地从画卷盒子里拿出三朵玫瑰花,我至今不知道你是何时去买的,又是怎么想到把它们放在盒子里。你不知道那次见你,我的心田已然盛满鲜花,所以目之所至,皆是美好。
    次日清晨,你我倚在窗前看雨,相互谈心,分享小狗阿花的故事,后又带我喝蒲公英茶,跟我讲山水之色,给我看茶托的裂纹,为我戴上那串凤眼菩提,说师父开过光希望它护我平安。后来乃至很长一段时间,我便常坐在你身旁,从普洱喝到龙井到单枞又到金骏眉……因此我也有了许多好看的茶杯。
    那天,我们散步在暗香浮动的桂花树下、枯萎的荷塘边上、新栽了桃树的桃花江边、热闹的集市里……你买下推着小摊子叫卖的糯米团子和香甜的绿豆糕,你说我们尝一尝可能有点甜但可以配茶。天色暗了一起慢慢踱回村子里,买了一把村口老奶奶的小芹菜,也许就是那一天,我喜欢的蔬菜从此多一味小芹菜。
    睡前,你给我讲庄生梦蝶的故事,后来在我们一起的时间里,睡前故事就只有老庄,我如果不愿睡,吵着听你唱歌,你便会唱《恰似你的温柔》,且每次只唱那一首,我听了很多很多很多次。后来知道你睡前喜欢听赵鹏,多年后我终于见到他,在台下听他唱《乌兰巴托之夜》,我多想与你分享那个时刻,却意识到我们早已失了联系。
    在我最好的年纪认识你,却也是错误的时间,因为后来我们分开了,每每想起曾经的默契便觉得这是多么遗憾的事情。我年轻气盛,任性肆意,骄横的性子令你颇为头疼,而你无可奈何,只得一遍遍告诉我要多读书,明智。多年后,你给我最后一封信上写:娴淑之气日渐充盈耳。我长大了,却没能继续做你的妖儿。
  • yanyan 2022-1-7
    16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某种俗世的欲念,突然让我想起了童年的梦想……
  • yanyan 2022-2-12
    17
    迷失方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