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不往,白云任飞。(一)

yanyan 2015-7-6 470

本帖最后由 yanyan 于 2015-7-7 01:45 编辑

20150628181946~20150705171856

陶瓷:“B612星球上的那朵玫瑰是最美的。” 玻璃:“B612?”于是陶瓷给玻璃讲了小王子和他的玫瑰花的故事。如果可以致远,请许我于此处絮叨几分念想,遥寄友人。从大漠孤烟到小桥流水、晓月风波到阳春白雪、昙花凋零到珍珠海藏……

文/颜颜

~~~~~~~~~~~~~~~~~~~~~~~~~~~~~~~~~~~~~~~~~~~~~~~~~~~~~~~~~~~~~~~~~~~~~~~~~~~~~~~~~~~~~~~~~~

只如初见

还记得多年前刚开始上网聊天,听见QQ消息弹出的嘀嘀嘀的声音就会开心,因为冰冷的屏幕背后一定是个温暖的人。并且这个人,愿意花时间陪你天南地北,高谈阔论。也记得那时,盗Q号的也很猖狂,我们都很珍惜,因为年少,因为单纯。我想,现在已经很少人会无故加一个陌生人的QQ,而且遇到需要填对验证问题才可以加的时候就更没兴趣了。现在QQ多数是同学、同事,朋友,上线有时亦是隐身,又或者微信出来了,发朋友圈变得频繁聊QQ的就少了。

我带着一点连自己都要隐瞒的的私心加一个名为“冷风”的人。(夏天了,这个名字让人感觉凉爽。)可是这个冷风却设置了问题验证答对才可以加,我竟然——答对了。于是我们成为好友(时间精确到秒写在这帖子的左上角)。

风:你好,哪位哦?
颜:就是默默的来看看的陌生人

虽说是默默的来看看,却叨叨扰扰聊了几个凌晨,于是这两人在同一天同步喊停,因为来得太快的热情容易消逝,更因为还希望宁静致远。冷风的空间里有他大量的原创,日记或者说说。我想起过去我也曾在空间上写很多,心情或者故事,往往不是开心的,可是这样,身边的人看见就会担心,八卦的人看见就会以讹传讹,顾忌太多到最后是什么也不敢留下,因为那些最柔软的受伤了就会最痛。在这样的社会能真诚的袒露内心让所有人都看见,其实是不容易的。

风:冷风,未婚,单身狗,程序员,有时工作狂 有时懒散无比,极端的一个人,情绪容易波动。
颜:颜颜,未婚,待业,情绪也是很容易波动,住在山里。

最初冷风发来自我介绍时,在电脑这头的我忽然就笑了,为那句”情绪容易波动“,因为这不好,是情商不够的表现,为此我没少被家人批评。结合着长相和胖虎一样的照片和空间里故意绕来绕去的文字,这让我想起席慕容的诗”在那深蓝浅蓝的泪痕里/有着谁都不知道的语句“。于是我说他是玻璃心,而他反过来也说我是玻璃心,只是上了层不透光的颜色。我说那不是玻璃,是陶瓷。他说摔碎了,和玻璃是一样一样的。我认同,玻璃和陶瓷都是易碎的。如果说是陶瓷,我更觉得自己像汝窑开片,早已裂了一道道。同时他也说这玻璃已粘过几次了。我想有时候一个人遇到另一个人,会有一种似曾相识,这种似曾相识往往只是一句无意的话使对方的内心产生共鸣。

颜:如果我说玻璃你知道我在叫你?
风:那我应该记住你叫陶瓷?

于是你知道,”玻璃“和”陶瓷“,这两个外号就这样得来。他自嘲他这玻璃比较劣质,而我这陶瓷有可能是古董。我说现代工艺的玻璃也是不错的,到后来他写给我的古风里彼此被唤作”琉璃“和”青花“。


浅斟低唱

自然而然聊起诗词,我想也许是各自的内心或多或少都带有些古典情怀,在这浮躁的社会里想更宁静地生活,而玻璃,他说他希望完成梦想后,过采菊东篱的生活。

我很少写日记了,写了也会很快删掉,对于有点“精神洁癖”的我,希望到处是空的。那天早晨我无聊写了一篇日记“东有启明,西有长庚”(但当天就删了),通篇也就标题可取,因为它出自《诗经•小雅•大东》。启明长庚都是代表金星,于是那日我们开始聊星星,当他说到“西北旺射天狼”的时候,我们忘了星星聊起了东坡词。他讲东坡先生的故事,而我告诉他我喜爱东坡先生的《行香子•述怀》:“且陶陶、乐尽天真。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因为这是我内心向往的生活,我相信会有某一部分人和我是一样的想法。

我问他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诗呢?他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放在玻璃身上,感觉这两句显得他特别孤单,渺小。他告诉我因为内心荒凉,他很容易被这种空旷的意境所吸引。王维的特点: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同样像画的我则喜欢马致远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心情不好时,借柳七的“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或是易安的“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心情好时,借太白的“举杯邀明月”,杜甫的“白日放歌须纵酒。”不能忽视的儿女情长自然也谈及了先秦的“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又或者“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记得《还珠格格》里尔康和晴儿的过去“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一日我外出,路旁的紫薇花开得正艳,我给他发去消息“尔康,我看见你的紫薇了。”他不知所以给我发来一个问号,后来我跟他讲这句台词他才恍然大悟。玻璃兴致来时也会自己写几句,写完发给我会问我看懂什么,交流细读的时候,总能给对方带来新的感悟。不经意就会有惊喜,因为陶瓷每每总出现在他的诗里。他把美好的相知写成诗,又或是藏头诗,及对未来的美好期盼。刚开始聊天的时候,我忽悠玻璃说我是种地的。他那日问我“你说 你一个种菜的 为什么浑身一股文艺范。”而我自然回答“证明我是一个有素质的农民。”

一个写诗,一个解诗,最后这诗的意义往往比当初写作所想到所表达的更为丰富,真正的友谊,我想应该也是能令彼此进步的友谊。
最新回复 (7)
  • 信仰 2015-7-6
    2

    Tencent QQ的强大实在是不言而喻。
    即便后有其他软件,我也只是只接受消息而已。
    加陌生人的做法倒是曾有,后来一一删除。
    目前为止只有三个不曾见过面的。
    一个是古风爱好者,大家志趣相投。
    一个是和田教书的老师,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直安静的没有删除。
    一个是小说群里认识的,群都退了可就是还没有删,其实是懒得再管理了。
    这个星球,是另外一个人告诉我的。也算是Tencent的功劳,可惜,后来的关系被我搞得一塌糊涂。
    哦,我还有一个小号,里边只有一个人,就是告诉我这个星球的人。
    我人比较固执。

    期待你的故事。


  • 沙子 2015-7-6
    3
    所谓的网友,从来都是跟真正的朋友一样,反而更坦诚没有戒备,现在已经寥寥无几了,qq也不会闪烁了,偶尔收到陌生人发来的消息还是会满怀惊喜,只是不会去热情的回应了~

    不管怎样,还是感觉很美好。
  • yanyan 2015-7-7
    4
    回复 2 楼 信仰
    2010年的时候,我来到这里,没有人告诉,只是百度。
    可是我很笨,忘了户名和密码,只有一个邮箱,却找不回来。
    昨天我重新回到这里,因为我和一个人讲了小王子的故事,我觉得我该回来。
    其实,关于固执,我也和你一样,做了和你同样的事,默默的挺好的。
    谢谢你喜欢我的故事,我也很喜欢你的黄色字体,出现过在很多地方,我昨天有看过,回复很用心。
  • yanyan 2015-7-7
    5
    回复 3 楼 沙子
    相信屏幕前的你,也会是个温暖的人。
    我们珍惜,每一个对我们好的人。
  • 灰原哀 2015-8-21
    6
    很羡慕有这样一个可以一起写诗解诗的人。
    说到网友,交心的只有一个,很久以前了,联系三年,断了联系三年,只是这三年还是会时常记起,
    记起那些事,记起这么一个人,
    然后觉得暖心,又不免落寞。
  • yanyan 2015-8-28
    7
    回复 6 楼 灰原哀
    你会好,他也会好。放宽心,天涯若比邻。
  • 灰原哀 2015-9-7
    8
    回复 7 楼 yanyan
    谢谢~{:smile:}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