臆想之余 想法 随笔

病鱼 2021-3-3 138

       我知道就是有那么一个人。我从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他叫什么。

       他哭的时候房间里下着雨。他的脸又是看不清的,是因为玻璃上沾满了雨水吧。

       可惜来不及了,我等不到那么迟,好怕我再也抱不住我的幻想,再也没机会幻想。

       



他*第三人称,无明确性别

最新回复 (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