柜子 随笔

病鱼 2021-2-7 127

       闷热着,黑暗狭小的空间里,我的喘息格外清楚。汗浸透了衣衫,湿答答贴在背上,我焦躁地眨着眼。

       靠,又滴进去了。伸手一抹眼睛,羡慕起姐姐又厚又密的睫毛来。姐姐在旁边的柜子里。摸到柜壁,我敲了三下,没有动静。

       "姐,你在吗?”我小声道。

        还是一片死寂。我担心她,准备去看看。刚准备拉开柜门,好死不死,脚步声在外面响起。

  "你要干什么啊!你自己的债关我屁事!"先是听到母亲尖利的叫喊,然后是重物落地"嘭"的一声。有什么砸上柜门。我想,那应该是高跟鞋。

       "嘎吱—吱—"我还以为柜门已经被拉开,整个人瑟缩起来。但是并没有冷空气灌进来,我愣了一下,被发现的是姐姐。

       "该啊,阿瓦琳她闷死在柜子里了!"      母亲说完,大笑起来。

        我迷糊了。阿瓦琳是谁啊?姐姐的从来都叫姐姐啊。还没想明白,听到"吱—嘎—"的声音,感觉到我被拎起来,哦不,是看到我被拎起来。然后是母亲的疯言疯语:

      "只剩我一个人了。"

最新回复 (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