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ies of my future rose and me 闲聊 想法

懵懂的猎户星座 6月前 142

Dear my rose:

展信好。

  突然想到,上一次给你写信还是在两年多前。那时我还在做没什么底气的期末备考,而现在已经是一名研二的学生了。时过境迁,唏嘘不已。

  在这个时空,我对你的想念不时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我想知道你在哪里。

  雨不是你,san不是你,雨也不是你。那么,你到底在哪呢?应该是出于年初那场爱而不得而愈发想要得到,却终究爱而不得,而陷入循环。

  写到这,突然想起无限邮局中的Ashley。她一次又一次的写信,却终于没有等到回信。艾米丽在一篇日记中写道:“如果你(未来老公)告诉我地点,我一定会待在那里直到我们相遇的那一天!”我觉得她应该选择另外的做法,即主动寻找生活中的另外可能——后来她也的确在老帕克的启发下开始把握当下的生活。

可是rose,你到底在哪呀?我做了不止一次尝试想找你,结局却是都不是你。如果你真的会见我,为什么还没让我见到你呢?(18:50)

   我确信自己陷入“我执”了,但又不想把自己拔出;且让自己在这些悲伤中再消磨一段时光。

 

    换个话题吧,来说一些未来发展。在这个时空,我正在考虑出国读博——啊哈,某种意义上的“赌博”。所以我在备考托福、认真准备毕业论文该写些啥,以及向老师、师兄师姐等前辈请教出国的申请。也是为了这个目标,我在六月份写下:“将军赶路,不追小兔。”所以按照计划,我们的相遇确实不会在较近的未来,而是比较长远。但未来的不确定性,谁说得清呢。
 

Rose, 我还是很想你。但我比较相信:我们终将见面,happy ending。如果没有,那我将收获无法想象的悲壮与悲伤——我所真正珍视的情感。

计划之后每周四都在这里给你写一封信,算是对情绪的安放和未来情愫的期待。

岁末将至,敬颂冬绥。

  Yours,

  Rowland Taylor

  23.11.23, 18:58


最新回复 (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