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麦子 闲聊 随笔

悲伤香辣土豆 8月前 144

好吧 又是一天十二点多还没睡

被她猜到啦!看到我经常访问的小花头像上多了个小红点我果然没忍住点开来看啦!

很巧合的标题:胡思乱想 她肯定不知道我有一个微信小号 名字叫奇思乱想 

在这里停一下免得她又要来问我为什么小号没有加你!我澄清 这个号是我原先用来进行周边买卖用的!正如我和她说的一样我不喜欢太多人窥探我的生活 并且!此号早已被废弃!所以原谅我没有加上她吧(●'◡'●)

好吧 回到名字!虽然她不一定问但是我一定要说 为什么叫奇思乱想呢 这个问题早在之前学车的时候我就偷偷在心里问过我自己 

我承认我的想法是天马行空 用奇思妙想似乎只能面前挨得着“奇”的边缘 又想到胡思乱想 可是一个爱幻想的小朋友为什么要说她的想法是胡乱来的呢?我可不是胡来 但是乱我倒勉强可以接受吧 这样看来一半一半的造成语法实在是非常适合成为我的名字✧*。٩(ˊᗜˋ*)و✧*。

自言自语的问答了 这就叫做设问吧!

其实我要坦白些事情 或许她知道或许她不知道 我并不擅长也不乐忠于聊天这件事 社交对我来说实在是一道坎一个陡坡 尤其在面对长时间的聊天更是让我会不由自主产生厌烦情绪 

比起长时间的专注我可能更擅长抽离 从嘈杂的人群中抽离 从紧迫的考试中抽离 从激情的讨论中抽离 

但是我仍旧需要一定量的交流 实际上 我没有很多朋友 我会想 对于大部分的“朋友”来说 我的存在是不是仅仅成为他们手机中的一个名词 一个在特定情景下可以被触发的npc 而显然 日常生活 并不会成为那个关键词

或许真的比起她的好友来说 我的分享欲不是那么高 请相信吧 我并不是不在乎 因为她已经是我分享的榜单top了

我知道关系并不能用聊天的活跃度来衡量 但我会担心会瞎想 会找出也许存在也许不存在的某个人替代我的位置 尤其当我意识到我的存在不是无可替代的 

我会从她生活的碎片中尝试找一点我的痕迹 以此证明我也进入过她的世界 

她的世界很丰富 很多彩 像夜晚闪烁的霓虹灯 像漫天飞舞的彩色泡泡 戳开后听得到开怀的笑声也能嗅到刚出炉的鸡蛋仔的甜香

她的世界来来回回了许多人 我站在街头 以为这是世界的交叉口 但放眼望去却发现到处是同样的路口 陌生的面庞 并不熟悉的笑脸 庞大的关系网络

她看到过太多太美的景色 她遇上过太多风趣幽默的人 她不会为了一方静止的画面而停泊 而无趣的人终将离开她的生活

她说“我的高中生活里大抵也是有我的麦子的,可以说如果不是天天和麦子一起吃饭我不想上学,谢谢麦子”

可我想说 如果我是她的麦子的话 我才是应该说这句话的人 慢热吗?可能我就是讨厌融入一个全新的陌生的环境 没有她 我也许直到毕业都无法和那些同学有进一步的沟通 没有她 或许我的高中生活一大半都会失去颜色 没有她 或许高一下每天早上一个人吃饭会成为三年的常态

她说她学不会说矫情话 说不出思念的话 我也说不出 我只能当剽窃他人幸福的窃贼 偷偷看她的生活日记和碎片 偷偷用手机打出那些无法宣之于口的思念 

我曾经怨恨我为什么考的这么差 远离了我的朋友 把我扔进了不熟悉的班级 碰上了教的并不算好的老师 可能是在惩罚我的不用功 现在我只想庆幸 有过一道浓烈鲜艳的色彩贯穿了我的高中 每件事都恰好落在正确的节点

高二的游园会 她说我鸽了她的合唱邀请 其实我就坐在她左后方的凳子上看了她的全程演唱 她说一定要听我唱一次歌 虽然她应该已经忘记了吧 

我给她送过一张愿望券 形式是仿制的 心情是真挚的 我的原意是实现她说过的听歌愿望 没想到的是她回赠了那张纸条 她说她的愿望是和我当一辈子的好朋友

那种心情在看到麦子时重合了

谢谢我的麦子愿意听我的喋喋不休 谢谢我的麦子愿意陪着无趣的我聊无厘头的天 谢谢我的麦子对我的每句话都作出回应 谢谢我的麦子对我这么这么好 谢谢我的麦子告诉我其实她也在想我

她应该知道说的是她吧 她会看完这些流水账直到这一行吗

写完已经1.51了 很久没有这么晚睡了 眼睛也有点花了 希望我的麦子能看到 祝她今晚能睡个好觉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表主题
作者最近主题: